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文学 > 诗歌
《印度五诗人作品选》上苑艺术馆义工-孙上了译

[2016-5-26 13:27:51]


《印度五诗人作品选》上苑艺术馆义工-孙上了译 



印度的英语诗歌是印度最早的英语文学形式,印度英语诗歌从一开始就以表达本土和印度化的主题为己任。19世纪初的孟加拉教育家和诗人亨利·路易斯·维维安·代洛奇奥被认为是第一个用英语创作诗歌的印度诗人。尽管是印葡混血,但他有强烈的孟加拉文化认同和民族意识,创作的诗歌也大多都已孟加拉的文化和民族主义为主题。在代洛奇奥之后,19世纪印度的英语诗歌没有太多重大的发展,这个时期的英语诗人多是印欧混血。直到20世纪初,尼辛·艾策克耶对印度英语诗歌产生了先驱式的影响,他成为印度后殖民文学的重要代表。在20世纪上半叶,英国殖民统治的最后时期,印度开始涌现大量的杰出英语诗人,包括A.K 拉玛努金、阿伦·科拉塔卡尔、希夫·K·库马尔、贾扬塔·马哈帕特拉和R.帕塔萨拉提等。当代的印度英语诗坛也有不少享有国际声誉的诗人,包括理查德·克拉斯塔(Richard Crasta)、育育素·夏玛(Yuyutsu Sharma)、塔毕士·凯尔(Tabish Khair)和维克朗·塞塔(Vikram Seth)等,他们大多生活和工作在西方国家。




A.K.拉玛努金(Attipate Krishnaswami Ramanujan)(1929.3.16 –1993.7.13)出生于迈索尔(1)的印度著名的诗人和印度文学学者。他成长的年代正是英国在印度殖民统治的末期,年轻时的英语教育使得他在后来成为印度重要的英语诗人和翻译家。他的作品试图揭露印度殖民时期与历史的、后殖民时期身份认同的冲突。他的诗歌被认为有着惊人的创造力、精巧的特点和让人感动的艺术性。他死后出版的诗选集在1999年获得印度文学院奖。


一条河



在马杜赖(2),

神庙与诗人之城,

诗人歌唱城市和神庙,

每年夏天

一条河干涸成沙地中

涓涓细流,

裸露了:沙的肋骨;

满是补丁的桥梁下

缠住

锈迹斑斑的

水闸的麦秆和女人头发;

像打瞌睡的鳄鱼的湿润的石头

闪闪发光,干石头

刮光了太阳下闲逛的水牛。

诗人们只歌唱那些洪水。


他曾在那待过一天

当时洪水正泛滥。

人们到处都在讨论

上涨了多少英寸,

涨向洗澡的地方的洪水,

到底有多少级

鹅卵石台阶被水淹过,

还有它怎样卷走三间村舍,

一个孕妇

和一对照常叫做

戈比和布琳达的奶牛。


新的诗人仍然引用

旧的诗人,但是没有人

在诗中讲到溺毙时怀着

还在踢踹着难以打破的高墙的

尚未出生的双胞胎的

孕妇。


他说:

那条河只有足够

每年

诗意一次的水

然后

在头半个小时

它卷走

三间村舍

两头叫戈比和布琳达

的奶牛

和一个孕妇

怀着一对

身上没有胎记

只好用不同颜色的尿布

来把他们区分开的

同卵双胞胎。




阿伦·科拉塔卡尔(Arun Kolatkar)(1932.11.1 – 2004.9.25)出身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双语诗人,主要用马拉地语和英语写作。对印度的马拉地语和英语写作有着重要影响。他在早期受到了美国垮掉的一代的很大影响,特别是威廉·卡洛斯·威廉斯的作品。他的第一本英语诗集《杰久里》获得英联邦作家奖。他同时还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平面设计师,长期在一个广告公司任职。选译的这几首诗都来自诗集《杰久里》。


一座低处的神庙


一座低处的神庙将它供奉的神明藏在暗处。

你借给祭司一盒火柴,

一个接一个,神明被照亮。


发笑的青铜和石头,并不让人意外。

一根火柴的时间,

万千姿态生而又灭。

一个又一个失落之处被发现

然后又再次消失。


那是谁?你问。

八个胳膊的女神,祭司答道。

一根多疑的火柴咳嗽着。

你会数数。

但她有十八个胳膊,你抗议。

尽管如此,对于祭司来说

她仍然只是八个胳膊的女神。


你离开神庙走到太阳下并点燃一支查米纳(3)。

孩子们在那二十只脚的乌龟背上玩耍。



马卡伦德(4)


脱掉上衣

然后走进那里参加法会?

不,谢谢。


我不去。

但是,如果你想去

那么请便。


去之前

把你的火柴盒给我

行吗?


我会在院子里

找个无人的角落

抽烟。



一个老妇人


一个老妇紧紧地

抓住你的袖子

你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她想要一枚50派萨(5)的硬币。

她说她会带你

去那个马蹄铁形状的神殿。


你已经去过。

可她却更紧紧地抓着你的上衣

蹒跚地扯着你走。


她不肯放你走

你知道老女人都是什么德行

她们就像苍耳一样粘着你。


你转过身面对她

带着决断的气息

你想结束这场闹剧。


当你听她说:

“在这样一个如此悲惨的山区里,

老太婆哪里还有别的生计可做?”


你直勾勾地盯着天空

清晰地穿过她

弹孔似的双眼。


随着你的凝视

始于她眼旁的裂缝

越过她的皮肤蔓延开去。


接着山裂了。

接着庙子裂了。

接着天塌了。


随着那个孤零零立着的

防碎王冠周围到

橱窗玻璃吱吱作响。


接着你被缩小

成了她手中

无数的零钱。



擦痕


什么是神

什么是石头

这神圣的界限

如果存在

在杰久里(6)

则非常模糊

每两块石头中就有一个

神或者他的亲戚


除了神

这里寸草不生

而神在这里被收割

年复一年

从贫瘠的土地

和坚硬的石头


那块极大的岩石

如一个卧室般大小

是勘多巴的妻子变成

那条横穿的缝隙

是他在盛怒之时

用他那把阔刀

留在她身上的伤痕


擦破一块石头

一个神话产生




尼辛·艾策克耶(Nissim Ezekiel)(1924.12.24 –2004.1.9)犹太裔印度诗人、剧作家、编辑和艺术批评家。他是印度后殖民文学的奠基人之一,特别是对印度的英语文学有重大影响。他于1983年因诗集《近代的圣歌》获得印度文学院颁发的文学院奖。



偶然的背景


1

一个诗人-恶棍-小丑出生了,

那个受惊吓的孩子不肯吃饭

或睡觉,一个瘦弱的男孩,

他从未学会放风筝,

他借来的陀螺拒绝旋转。


我曾在罗马天主教学校上学,

一个扮鬼脸的犹太人被群狼包围。

他们告诉我我杀死了基督,

那一年我获得了圣经奖。

一个穆斯林运动员困住了我的耳朵。


我怀着对强者的畏惧长大,

但那些营养不良的印度教徒们,

他们总是用错介词,

被动地拒斥我。

嘈杂的某一天我用了刀子。


星期五晚间在家里祷辞

被吟诵。我的道德已经堕落。

我听说过瑜伽与禅宗。

也许,我能成为一个拉比圣人?

我越是寻找,越是一无所获。


二十二岁:出国的好时机。

首先,做决定,然后一个朋友

来负担花销。哲学,

贫穷与诗歌,三个伙伴

与我分享地下室。


2

伦敦的四季从我身边经过。

我独自躺在床上两年。

然后一个女人前来告诉

我情愿的耳朵我是人

之子。我知道自己己经失败。


在所有事中,一个苦涩的念头。

因此,在一艘运输法国

枪支弹药到印度支那的

英国货船,擦洗甲板。

并且学会再次在家里发笑。


怎样才能有回家的感觉,这是问题所在。

些许阅读,但除了我自己的

恼怒,我还观察到了

什么?所有的印度教徒

都这样,我父亲过去常说。


当有人大声讲话,或

像发了疯似的敲门。

他们清清嗓子然后吐痰。他们四处蔓延。

我为最坏的情况做好了准备。结婚,

换工作,把自己看作一个傻子。


关于我的经历的那首歌被吟唱,

我知道这仅是乐曲的开始。

我的祖先们,在种姓的体系之中,

是以榨油(7)为生的外来人。

(那个头部有着不同花色的阉牛四处游荡。)


3

他们其中一人打仗且教书,

一位隶属英军的少校。

他向我父亲讲述有关布尔战争(8)的

悲伤故事。我梦见

凶猛的男人捆住我的手脚。


晚些时候的梦全是词语。

我不知道词语会背叛

但让诗来吧,然后失去

对拥有世俗价值事物的把握。

我决不会再次忍受那样的痛苦。


我现在审视着自己,并试图

形成一个更简洁的看法:

智慧生存并服侍——为了扮演

愚蠢,为了将内心与外界的风暴

兑换成现金。


印度的景色烧灼我的眼睛。

我已经成为它的

被外国人所观察的一部分。

他们说我是独特的,

他们在来信中夸大事实。


我现在已经做出了自我承诺。

这是其中之一:留在我现在的所在之处,

如同他人选择将他们自己置于

某个遥远而落后的地方。

我的穷乡僻壤就是我现在的所在之处。



希夫·K·库马尔(Shiv K Kumar)(1921.8.16 - )印度英语诗人、剧作家、小说家。他出生于英属印度时期的拉合尔,印巴分治后至德里生活,50年代在剑桥大学获得英语文学博士。之后一直在印度的大学担任教职。1978年他入选英国皇家文学会会员,1987年以诗集《天空的陷阱》获得印度文学院奖,2001年获得印度总统颁发的莲花装勋章。


印度妇女


在这极热的大陆

女人们不会在土墙上蚀刻

愤怒的眉毛。

她们像空水罐一样

耐心地坐在

村子水井的井口上

将希望褶进她们每一条

密西西比河般长的发辫

深深地望进水镜里

为了她们眼中的泪水。

伴着沙地上的星座涂鸦

她们护住自己纹身的大腿

等着她们的男人回家

甚至直到阴影

包裹她们的轮廓

然后消失在

山丘之上。





贾扬塔·马哈帕特拉(Jayantha Mahapatra)(1928 - )印度最为知名的英语诗人之一。他是第一个以英语诗歌获得印度文学院奖的诗人。他和A.K.拉玛努金、R.帕塔萨拉提一起被认为是印度英语诗歌的奠基人。1981年以诗集《关系》获得印度文学院奖,2009年获得印度总统颁发的莲花士勋章,同年获得美国文学杂志《塞万尼评论》颁发的艾伦·泰特诗歌奖。



一条加尔各答街道上的妓院


直接走进去。它是你的。

在这儿那座房子对着被照亮的街道冷漠地微笑。

想着那些你曾经惦记

却最后还是没有认识的女人。

海报与广告牌上的面孔。

和所有在那里聚集的人,

那些将这座房子置于此处的人

为了使震惊的目光落在它身上,

过往在此交汇,又在此分开。


神圣而空旷的庭院,

庇护着一个巨大阴谋的承诺。

然而不论你做什么

都无法创造任何关于那座房子的传言。

你是否对相信自己身处其中感到羞愧?

那么想想那些被女人们遗弃的

隐秘的月光,她们虚伪的唠叨,

也许她们是在提醒自己

被照顾的孩子和家:

在回家的焦急黑暗中飞过的流星。


梦见孩子、黑暗和不必要的东西;

你在房子阴暗的角落里想念他们,你怎能不想念?

甚至连那些女人们都不愿穿上他们——

像是喉部的首饰或者宝石;

那种虚弱的感觉深入一个女人的中心

带回被遗弃之物:

在彩虹的远端

那些血色的转弯。


在昏暗的灯光里你向后远离她,

试图在她用自以为合适的方式取悦你时

获得一些关于女人的知识,

香甜的味道,微笑的细节,想象的场景;

直到你信仰多年

在你之中那个男人的雕像

回到你,一个抗命的玩具

和你曾试图推倒的围墙,

只反映有限生命的事物,然后又流逝:

像是一个掌握了你旷野的女孩,

仿佛它是真的一般,仿佛那重生的声音

撕裂你半醒的心灵的薄膜

之时,如一扇门,她的言语在身后关上:

“快点,行吗?让我走,”

同时,她孤独的呼吸扑打在你的身上。








(1)迈索尔(Mysore),印度卡纳塔克邦的城市,在英国占领印度之前,是一直统治卡纳塔克邦五百余的迈索尔王国的政治首都。迈索尔王国的国王们都是艺术与文化的伟大庇护者。在王国时代,迈索尔是印度南部的文化之都。

(2)马杜赖(Madurai)是泰米尔纳德邦第二大城市,印度教七大圣城之一,也是达罗毗荼文化的中心。马杜赖作为印度教圣地,以它宏伟的寺庙建筑、精美的雕刻艺术而著称于世。

(3)一种印度生产的香烟品牌。

(4)马卡伦德是诗人的弟弟。

(5)50派萨等于0.5卢比,1卢比约等于0.1元人民币。

(6)杰久里(Jejuri)是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印度教圣城。以勘多巴(Khandoba)神庙而闻名。勘多巴是印度教主神湿婆的化身之一,主要流行于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卡纳塔卡邦。

(7)艾策克耶属于犹太人的一支,本尼以色列人,据认为属于失踪的以色列十支派。根据传统,他们最初到达印度时,以榨油为生。

(8)历史上有两次布尔战争,这里应该指第二次布尔战争,是发生在1899至1902年间,在现在的南非北部,英国与德兰士瓦共和国和奥兰治自由邦之间的战争。



查看1630次

上一篇
行为艺术《障碍》:上苑驻馆艺术家María Peña Coto(西班牙)
[现场] 端午影像晚会 纽约洲柯盖德大学&上苑艺术馆
[现场]上苑艺术馆2016“国际创作计划”开幕展回顾
Aija Rancane(拉脱维亚)音语舞互动在上苑艺术馆
上苑艺术馆2016“国际创作计划”开幕展
下一篇
[作品征集] 记忆:后视镜中的戏剧——上苑艺术馆主题项目展
上苑2012驻馆艺术家-凌惠华个展《从无到“有”的内在观看》
[上苑艺评之苏丰雷]“一切皆山水” 读张志刚的作品
上苑艺术馆2015年驻馆艺术家-朱鲲 专题片
[现场]记忆:后视镜中的戏剧——上苑艺术馆主题项目展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