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建筑艺术 | 文学 | 新闻 | 上苑艺考 | 艺术家专栏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国际创作计划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艺术批评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艺术批评 > 艺术批评
上苑批评 | 被轻触而安放的生灵 秦姣姣 ​

[2021-8-4 21:25:03]


上苑批评 | 被轻触而安放的生灵

 秦姣

 

    

这是一场不现实的实验,在硕大的展厅里攀枝,在阴暗的地下间垂悬。

 

    如果空间够大,那就让她来一场野草疯长般的挥霍,挥霍仅属于活物所特有的意识和意志,不管你认不认识她,你会看到她用怎样的方式来铺开一个人的存在感,不是通过两双眼睛的对视,也不是通过一场随机的对话,也未必是通过生活细节中贯穿的逻辑……舍弃那些看似畅通的通道,别碍于情面,如果情面像一吹就飞的毛线,也别让眼神跟着迷离——编织它,铺在脚下,像有弹性般,它会助我们一跃而起,看我们穿越,在现实的混沌和飞速轮变中模糊了双眼,进而闭上双眼,我们会听见她高清的耳语,那不是让我们沉睡的呢喃,而是一滴一滴如薄荷的沁凉之音,水滴石穿般逼我们清醒到底。


《困兽之斗》 200*200*260cm 综合材料 2021年 上苑艺术馆



    眼睛闭合之时,大脑里交织如麻的世界好像和现实世界贯穿如一。当眼睛再次睁开,眼前一幅幅《穿越》的画面中,麻已被梳理,已坚挺,已齐心,已定向,已忘我——它们有序地聚集,一起跨越一道又一道界线,一起发射它们的锋芒,一起渗透到另一个层面,一起旋转至终端,所向披靡,不曾停歇,就这样,我们仿佛被《穿越穹顶》吸着一起加速穿越……就在我们随之落地之际,我们失重了,我们不需要为了存在而不停从外在世界拿其他生命来填满自己这个容器,不需要将自身杂糅进更多的来自外物的属性,比如从前,我们会兽性大发,也会麻木不仁,而现在,我们去除了吞噬的本性,我们回缩到一个属于人类的真实的大小体积,与万物和睦比邻。一片树叶背着我们渡过一条河,几只蚂蚁请我们去他们的洞里就餐,我们在露珠里安稳地睡去……总之,我们随遇而安,不知不觉去除了一切过于现实而厚重的计划性。



   

《穿越》90*170cm  4幅  布面丙烯 2018




    从《穿越》系列启始,她开始全面铺开了她的存在之旅,她是一颗来自穆斯林的种子,她体内携带着天然的虔诚,也满含神秘的力量,这力量让她生长茂盛,和每一个外物联结自然而和谐,一切关系显得如此润滑舒适,如同画面中那发黄发光的弧线,如同那弧线建构的饱满的圆,在圆的中上端,逐步向上形成尖角,那是安拉之所在,是万众之所托举和敬仰,《我心中的麦加》中尽显安拉之神圣,同时,也让她在成长中反观到了自身的成长之象,《托举》让她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也是一场托举的行为,一代又一代人,直到她——她身上所携带的基因和信息,以及安拉赋予的力量一直在延续,甚至在某些时候,她能感受到这力量更深切更强大,同时,也诱发了她体内早已潜藏的使命感——她必将这些力量传递给更多的生命。



心中的麦加 40*100cm 3 布面丙烯 2018

 


《欢庆》 170*170cm 布面油画 2020




    然而,这是一个并不那么理想的世界,最初,她执意把世界看成是黑白的,如同白昼黑夜那样分明,似乎需要这样的分明,一切才会清晰可鉴,《黑白诱惑》让她尝到了一种强迫症所特有的快感,将世界一分为二吧!在分明中重新组合排列,既有理性美,又有令人心安的平衡美。可这就是她自己的妄念,现实无时无刻不在摩擦她精心绘制的画面,她尝尽了分明之苦,最后她也被混沌的力量给搅扰了进去,黑已不黑,白已不白,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已被结结实实地困在了这个《灰度空间》,与千千万万人一样,共处这个叫“现实”的一度世界。在共处过程中,《矛盾》无处不在,矛盾让生命行进过程中充满了阻滞感,并产生各种各样的痛苦和情绪,她慢慢意识到矛盾是纠缠不清的,无休无止的,但同时,与之共生也并不是最坏的生存状态,每个人皆是这样活着,似是而非,口是心非,以为追究到了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可随着时间和事态的变化,原先的想法也会产生变化,以为雄性生物和雌性生物就该呈现属于各自的各种特质,殊不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切皆以矛盾的状态共生,无以分明。



  《灰度空间》 40*40cm 2 布面丙烯  2017




黑白诱惑  30*40cm 3 布面丙烯 2017




矛盾   40*40cm  4 布面丙烯  20192021



    生命越来越厚重的时候,她感到无从躲避,碎片化一切吧!着眼于眼前的一帧画面吧,放大一幅《榨汁机》的画面,按动上面的按键,它会暂停拥挤而急躁的时间,让一切在机头旋转的噪音里快速碎成渣液,在定定的眼神里过滤出沁凉的浓汁——甜味始终同行,别顾吃尽苦头。若是甜味脱销,那就握上《香烟和火柴》,翻转火柴盒绝不是无聊,也不是无计可施的表现,那是一场多段位人生的寻觅游戏,把每一面交付给淡然,划出长发般或裙摆般的清淡火焰,它燃烧着卷曲聚集的肉身,令灵魂挺阔而自由,在失重后妄自游弋,放逐的灵魂终要有所归依,它被一幅《围观》给迅速聚拢成了一张被众多桌子所围观的桌子,从桌子底下跳出一只兔子,力量开始作用——桌脚在逆生长,兔子在一跃而起时无限极长大,它们同往高空悬浮,好像没用上它们自身的意志力,只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只需轻触一下,它们便悠然离地。此时,在它们的下方或周围,更多桌子在悬浮,更多兔子在安然围观……大手隐去,香烟燃起涟漪般的侧脸,空气中散发着肃穆,“他”似乎在颁布着无声的法令,只见空中的桌子和兔子在肉眼可见般蓄积着能量,那就开始肆意而为吧!在空中使出最大的劲儿,划出粗重的,能割破世界的弧线,断了一切即将凝固的势头,这世界永远需要一幕叫做《欢庆》的舞台剧来让气流变得年轻起来,让装满桌子的摩天大楼也《悬浮》起来,试着让一切带着实实在在的重量去飞翔吧!整个城市,开始因此而躁动,一声尖锐的“喵”声如箭般穿过各个街道,每个角落都在苏醒,在复活,习惯于钻向黑暗的尖角突然翻转过来,变成明亮的尖角,如猫胸腔里突然充满那股雄壮的力量一样,一起疯狂地穿梭吧!撞击吧!这是《猫境》里最按捺不住的一幕战争之剧,小小的人儿垂悬在猫的脚下,猫和人类的力量已经悄悄互换,高空里发绿光的猫眼毫无波澜地观测着这场景,看这些共处一球的生物们如何主宰物种命运。

 


《榨汁机》 160*190cm 布面油画  2018



《香烟和火柴》 160*190cm 布面油画 2018




《围观》 160*190cm 布面油画 2020




穿越4 90*170cm 4  布面丙烯 2018



    这个世界需要喜剧,但从未缺席过悲剧。不断垒起的悲剧高到一个峰值,就叫来喜剧,喜剧撒野般地跳了一场激情四射的踢踏舞,悲剧们垮塌了下去,轰然四散,然而它们一个也不曾消失。她捡起滚落在脚边的那幕悲剧,上面写着:Mar 20, 2018 · March 20, 2018 The last male northern white rhinoceros died onMonday at the Ol Pejeta Conservancy in Kenya。(2018320日世界上最后一只雄性北白犀牛(Sudan名为苏丹,45岁)在肯尼亚保护区死亡。虽然世界上还有两只雌性北白犀牛存活但是随着苏丹的死亡宣告北白犀牛已经功能性灭绝了。早在2008年,野生北白犀牛已经宣告灭绝,10年后彻底灭绝。)又一场不可逆的悲剧。苏丹的死亡令她陷入深深的悲痛,她再次感受到人类吞噬的本性,灭绝物种的罪孽在鞭挞着她的灵魂,她被呼唤着,走向阴暗的地下室,空气是凝重的,伸手间仿佛能轻触到层层叠叠逝去的灵魂,没有一双手是干净和无辜的……她悄悄抬起已垂落的双手,如同赎罪般,开始拼凑起苏丹,她复原着苏丹以及和苏丹一样千千万万只犀牛被人类捕杀的犯罪现场,复原着它们的痛苦,78根钢丝穿透它们的身体,将它们悬垂在半空,它活着,动已不能;白沙铺就的台面上,一个灰色的犀牛头从沙里冒了出来,它也活着,呼吸窘迫。她说:“你们看!它们就这样活着!活得令人窒息!”如果我们看到《困兽之斗》难受了,觉得窒息,那就从这犀牛身边走过吧,毕竟,外在的苟延残喘之象还能支撑我们麻木下去——我们更多的心灵空间都用来关注和维护我们自身了。

 



《困兽之斗》


    她又将我们牵引到一个《凶案现场》,悬空挂着一片“云”一样的东西,它的中央被剪空了一块,屋顶的暖灯照向镂空部分,光投射到阴湿而班驳的地面,我们看到了一只犀牛的形状,它们的尸身早已消失于世界,现在仅能借助光来浮现昔日生命的余晖,如果此时我们能看到暖光里那千万粉尘慢慢游弋,我们或许还能借助这动态畅想犀牛鲜活时的种种生态,但只是一瞬间,我们便被强硬抽离——那白线和红线将“光之犀牛”圈了起来,我们不自觉化身成法医研究犀牛的死因,用刀子割开它们的身体,抚摸着,掏空着,在它们消失前使劲儿地亲近,我们本能地退到红线之外,因为它仿佛是一滩向四处漫延的鲜血,这鲜血经由地上小犀牛身体中的钢管冒出,钢管如同步枪,无休止扫射,小犀牛仿佛在模仿人类行径,向人类昭示:你们就是这么干的!我们是这么干的吗?是的,我们就是这么残忍地,自认高雅地捧着一杯飘香的热咖啡,殊不知为了满足人类的欲求,人类大范围扩建咖啡种植园,驱逐了犀牛们,并侵占了犀牛祖祖辈辈的栖息地。如此,你还能觉得你的双手没有沾满鲜血吗?




 《凶案现场》


    人类的欲求永无止境,沾满鲜血又如何,抡一抡大拇指、食指和中指——money,在人类的世界,这东西无人不缺无人不求,为此铤而走险,甚至命都不要的人一直在前仆后继。每个人内心都渴望拥有一个百宝箱,这个方方正正的,不存在大自然的造物,她叫它《魔术盒子》,它能吸引人类的目光,能最大程度满足人类的欲望,能缓解人类没有安全感的焦虑,所以,如果打开后里面全是财宝,那意味着一辈子不用劳作便会衣食无忧,无穷尽之日。欲望在燃烧,你伸手握住箱口的铁环,不用很大的力气,它便被你打开了。里面是……SOS”?一根根带血的犀牛角排列成的SOS?它们瞬间发出令人耳鸣般的求救声,以及被割下时那极致的痛苦呻吟,那一刻你肯定是听见了的,但你握钱的时候,如此兴奋,已经充耳不闻犀牛的哀鸣,也忘了你所作的,必遭反噬。




《魔术盒子》

 

    当悲剧在这里达到一个峰值,喜剧没有出来,悲剧就垒在那里,像长在人类心灵上的尖刺,它不会消失,所以人类也不能彻底欢愉,这便是真实的悲欢离合的人间。这场不现实的实验最大程度展现了现实,也最大程度在人类的心里作了一番考验人性的实验。

 

    展览行进到这里,我们会发现她所铺开的存在感不属于一个叫“舲雁”的女艺术家,这场“不现实的实验”看似是舲雁的妄念,事实却别有洞天,舲雁更像一种介质,我们透过这层介质嗅到了安拉的气息,让本能的人性突然本能地归顺神性,慈爱悄悄地充满了胸腔,感知所有身外之物皆有灵性,而身内也逐渐清净空灵,因不再无休止吞噬,所以不再感到拥堵沉重,这将是涅槃重生般的体验。舲雁用她的神来手法之作让我们看清我们人类到底有多恶,同时她也身体力行地展示人类可以有多善,如同她轻触两棵狗尾巴草,使它们自然拼合成爱心的形状;如同她轻触狗眼睛的周围,让污垢和线虫去落地为营;如同她行至四方,总有生灵尾随。因为她这层介质,一切自然之物都不再互相为敌,都散尽仇恨,都默然用温暖轻触对方,都携手奔赴同一个的方向——麦加清真寺那向上的尖角,穿越穹顶,我们的灵魂将抵达永恒的安宁。

 

 

                                                    秦姣姣 写于上苑艺术馆

                                                            2021720

查看674次

上一篇
上苑批评 | 舲雁作品观感 肖毓方
上苑现场 | 山泉涌出的地方 | 舲雁个展开幕
| 展​讯 | 不现实的报告:舲雁个展
北京上苑艺术馆 ~ 黄山创作基地 介绍​
【上苑:对话|对画】​封闭与反思(徐飞、肖毓方 、张志刚)三人谈
下一篇
上苑批评 | Comments by | Josh Gibbs
【上苑艺术馆招募】申请进驻黄山创作园条件
《建筑日记——上苑艺术馆建设记实》出版
【上苑展讯】邱真个展|山中奇缘
上苑现场 | 邱真个展于8月22​日开幕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